【親子之間】小愛/與女兒一起看婚紗照

【親子之間】小愛/與女兒一起看婚紗照

「天呀!妳爲什麼會把擺盤的花插在頭髮上呢?」青春年華的女兒指着牆上的大幅婚紗照,這個沒禮貌的問題雖然聽她提了數十次,每回我們還是笑岔了氣。剛開始我猛翻白眼,後來索性解釋:「三十年前石斛蘭是新娘常用的髮飾。」但女兒仍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,漸漸地,這成爲一家人輕鬆聊天的起手式。

小眼睛一直是我的正字標記,除了常被誤認爲沒精神,還有隱形眼鏡不易戴上之外,新娘妝也徹底考驗化妝師的功力,她怕會造成眼角下垂,連假睫毛都不讓我戴。那時有張圓臉的我,被粉餅撲得慘白,本就不大的眼睛畫上紅色眼影后變成無神瞇瞇眼,公主風發髻配上浮誇的白紗,更顯得圓潤有喜感,難怪遠征高雄六龜新威林場外拍,遊客羣中有個小男孩經過時大叫:「哈哈!那個新娘好好笑喔!」

當年的尷尬已成爲與女兒的談笑話題,我告訴她,雖然外貌讓我走不進美麗的好球帶,但因爲結了善緣也很惜福;而婚姻生活儘管很難完美,有和樂的家庭已經很滿足。

每每與女兒翻開婚紗照相簿,便浮現許多甜美回憶,當時專程回故鄉美濃的三合院拍照,還特別穿了鳳冠霞披,除了對外婆家的眷戀,也是爲了向離世的長輩秉告成家的訊息。女兒對老厝十分好奇,拿起手機翻拍,傳到她的社羣網站跟朋友獻寶,也對媽媽的故鄉有了一些認識。

不管過去或現在,結婚都是一筆大開銷,老公雖然覺得拍婚紗照很花錢,相簿放在衣櫃的角落也鮮少翻看,但他仍尊重我的決定,也配合各種繁文縟節。隨着女兒長大,當我們一起笑看掛在臥室的老派婚紗照,除了那種坐在樹林間拍照的理直氣壯和幸福感,我更希望傳遞給她的其實是:婚禮只是一時,婚姻纔是一輩子。

广州:对在国际金融城起步区建设、购置办公用房的金融机构补贴

转型元宇宙的阵痛?扎克伯格财富今年缩水710亿美元

被控涉嫌參與洗錢 中國手機商vivo員工印度受審

专属恋人
英雄情结

打爆空头!超10万人爆仓,发生了什么?美国”新规”落地,中国驻美大使馆发声

凹成一道性感閃電!李聖經化身復古女伶辣曬腿根 角色感太強以為新戲劇照